党史学习
 学校首页  本站首页  重要论述  专家观点  工作动态  党史故事  党史知识  学习活动 
 
党史故事
 

留在腰间十六年的子弹

来源: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 作者:  摄影:   编辑: 2021年04月26日


 

用声音刻录百年记忆,我是革命文物讲述人、主持人石宁海。我讲述的文物是一枚子弹头。这枚子弹头,现收藏在川陕苏区将帅碑林纪念馆,仅有八克,已经锈迹斑斑。

图为 留在王定烈将军身体中十六年之久的子弹头

  展出的子弹旁边附有一张泛黄的纸条,是捐赠人——空军原副司令员王定烈将军亲笔写下的文物介绍:“《难忘的子弹》1937年3月14日,在祁连山上中弹于腰间,直到1953年,抗美援朝战争结束之后,才在广州军区总医院取出。在我腰间呆了16年才取出。”

图为 空军原副司令员王定烈将军亲笔写下的文物介绍

  这枚留在英雄的身体里十六年之久的子弹,见证了血与火、生与死;透过它,我们仿佛看见,长河落日、硝烟弥漫中,西路军在祁连山艰难突围的岁月。

  1936年秋天,长征胜利结束,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一千八百多名将士,根据中革军委的命令,西渡黄河,组建西路军,以执行“在河西创立根据地、直接打通远方”的战略任务。

  △视频为电影《惊沙》片段 西路军行进路线演示

  河西走廊是西北军阀马步芳、马鸿逵的地盘。西路军的到来,让马家军万分紧张,迅速对西路军展开了疯狂围攻,西路军将士浴血奋战,其中,以高台之战最为惨烈。

  甘肃祁连山的冬季,天寒地冻,西路军一路跋涉,补给不足,缺枪少弹,凭着一腔英勇与马家军殊死搏斗,损失惨重。

  川陕革命根据地博物馆文博副研究员王璟:将士们经过了雪山草地,大部分的体力是跟不上的;到了河西走廊这一带,由于地形限制,在战术上他们不能充分发挥出来;在装备上,没有机炮火力,缺枪少弹。正如徐向前元帅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,几乎已经不是用武器在战斗,而是用生命意志和信念在抗击敌人。 

  1937年3月,西路军两万大军只剩下不足三千人,部队突破马家军重围,退守到祁连山脉一个名叫石窝山的雪岭上,王定烈就在其中。

图为 空军原副司令员王定烈将军(1918年—2014年)

  此时,部队已经弹尽粮绝,每支步枪只有四五发子弹,手榴弹不到人手1枚,大家用冰块充饥解渴。3月14日,敌人再次发动进攻,王定烈和战友们,用血肉之躯做着抵抗,子弹打光了,他们就用大刀,大刀砍卷了就用石头,石头都用没了就用牙咬。身边的战友纷纷倒下,一颗子弹击中了王定烈。王定烈将军生前接受采访时说,他当时突然感到腰间一震,随后是一阵难耐的疼痛。

  王定烈:敌人从侧面打了我一枪,把我打伤了。这个子弹在这腰里面,别到我的腰里面。 

  被子弹击中的伤口,鲜血流淌出来。王定烈眼看着七八个敌军骑兵挥着马刀向他劈来。危在旦夕之际,战友调过枪口,向冲过来的敌人射击,解救了他。王定烈中弹负伤了,昏倒在战场上。

  苍山如海,残阳如血。战斗失败了,鲜血染红了黄土。

图为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内复原当年战斗场景的油画

  入夜,王定烈被冻醒,山坡上硝烟散尽,满目疮痍,大部队已经撤走。王定烈与负伤的战友互相搀扶,沿小路找到山沟里的一间小屋,这里还有二三十位负伤的同志,饥寒交迫、疼痛难忍,受伤的战士们相互鼓励着。

  然而,危险再次来临,敌军找到这间小屋,他们先是扫射,后又闯进屋内乱砍。王定烈也被砍中了,但万幸的是,他躺在屋内的一个大木箱子中,马刀砍过来,木箱挡了一道,没有致命,王定烈再一次活了下来。

  王定烈回忆录《地狱归来》: 

  “醒过来后感到浑身剧痛,眼睛被重重地糊死,什么也看不见。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。想用手摸一摸被糊死的眼,可是两臂像压上石头,一点儿也抬不动……

图为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内复原当年战斗场景的油画

  身边的战友已经全部牺牲。王定烈忍着剧痛,拄着棍子,挣扎着往前走,希望追上大部队,但途中还是被敌军抓获。他和其他被俘的红军战士,被关押在甘肃省甘州(今张掖市)。天气转暖,王定烈身上的伤口开始化脓。

  王定烈:我那时候18岁,一个女护士比我大两三岁,来给我治疗。过两天,她又来给我换药。她就说:“你到我家把你的伤治好了,愿意回老家就回老家,不回老家就在我家里就行了。” 

  这位护士是地下党专门派来给红军伤员看病的。她的一番话给了王定烈活下去的希望。治疗之后,王定烈的伤口逐渐好转。当年5月份,敌人将王定烈等300多名红军押解到武威,劝他们投降。面对无耻的叛徒,王定烈咬紧牙关,挺直身板,剧痛之下,那颗卡得他直不起腰来的子弹竟然顺了过来,和脊骨平行,不再妨碍行动。而这一过程如同做了次手术。

  之后,党中央几经交涉,王定烈和其他被俘的红军终被释放。他们靠着两条腿,三天走了两百多公里路,从西安走回了延安。

  王璟:回到延安的第二天,召开了军人大会,毛主席、朱德总司令都去看望大家,并讲了许多勉励的话。王定烈本人对我们说了,当时他回到延安的时候望着巍巍宝塔山,想起了自己几度死生,终于回到了母亲怀抱。 

  1937年10月,腰上还留着一颗子弹的王定烈奔赴抗日战场。随后他南征北战,直到1953年才取出这枚子弹。这颗不同寻常的子弹经历了无数次战争,见证了一位共产党员坚韧、勇敢、大无畏的革命精神。王定烈将军生前接受采访时曾说:“我从不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,坚定地跟着红军走、跟着党走,即使牺牲也值得!”。

 

关闭

 
学习活动  
推荐信息  
宋寿田:矢志终不渝 赤诚报国心 05月25日
南陈北李 选择望道 05月14日
李大钊:伟大的先驱 永恒的初心 05月13日
“真理的味道有点甜”——《共产党宣言》... 05月13日
决战决胜:打出一个新中国 04月27日
“半条被子”的背后 04月23日
见证中国共产党诞生的南湖游船 04月19日
段伯宇:国民党军务局里的红色高参 03月25日
邓中夏:从富家子弟到人民的公仆 03月23日

校 址:广西南宁市鹏飞路北段1号(大学西路158号) 邮编:530008  院办电话(传真):0771-3265400

Copyright© 2002-2021 广西民族大学相思湖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